白头乌_与之俱黑

彼岸古鸦,明月西落,那人不会再回来了。

有幸相识,望驻留。

「忆」

我生于蝉鸣之时,葬于霜雪之下。

「 」

麻木的大脑,躲闪的目光,翻滚的胃液,疯癫的行为。

「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走」

「你杀的人还不够多吗?」

「虽然我也无所谓吧」

「过去」

用轻快的语言,满面的笑容讲述着不堪回首的过去。

「 」

一位友人跟我说
“你身上总有种氛围让我想哭。”

陪着我的猫。

p2灵感来自一位太太。
「本以为逃过了,终究还是……」
※负能注意

「抱歉,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」